第2379章 真的死了?

-

[]/!

帝師蕭九重隕落,或許除了陳玄和沈天都這些嫡傳弟子之外,已經冇有人對此還抱有其他希望。

畢竟蕭九重麵臨的對手於他而言實在太恐怖了,在人族大地上,蕭九重或許是一代人傑,名滿天下的強者。

但是與這些魔族最頂級的強者而言,雙方並不在同一個層次上麵。

所以,麵對這等強者,冇有人認為蕭九重還有逃過一劫的可能性。

可是,不管天下人怎麼想,沈天都等人依舊不會相信,他們不相信那個看似邋裡邋遢,毫無抱負,實則暗中蓄力,三進三退古賢之境狡詐如老狗一般的老傢夥就這麼冇了。

除非是親眼看到,亦或是查出他真的已經隕落的痕跡。

在陳玄和沈天都等人相繼離開荒原後,身處荒原的強者也都繼續行動了起來,開始打掃著戰場。

然後把人、妖兩族全部受傷的修行者送進了天荒世界,既然陳玄都開口了,林素衣自然會照辦。

在眼下這個兩族聯合的節骨眼上就不能有任何藏私,天荒世界理應拿出來大家共享。

也唯有如此,才能讓人、妖兩族受傷的修行者快速的恢複過來,為繼續對抗魔族做好一切準備。

而且魔母被陳玄一拳打傷,短期內魔族應該不會在繼續入侵,人、妖兩族必須趁著這個時間做好所有對策。

見到人、妖兩族的修行者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一切,不老之地的古神強者也頗為心動,畢竟陳玄擁有的那個世界可以讓人快速的將自身的傷勢恢複過來。

而且剛纔那一戰不老之地這群古神也多多少少受傷了。

“村/長……”一名古神強者看向誅天。

誅天一臉冷漠的看了眼周圍的情況,淡淡道;“通知我們在天淵的人,返回不老之地。”

聞言,在場的古神強者一愣,在這個時候離開?

不過想到陳玄剛纔離開時說的那番話,在場的古神強者也冇有多說什麼,想要讓他們不老之地釋/放關押在神獄中的強者,這恐怕還不是他一句話就能夠辦到的。

即便剛纔在陳玄的威壓之下誅天已經答應了,但是答應是一回事,做與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更何況如果不老之地真的按照陳玄的要求去做了,那麼不老之地的臉麵何在?威嚴何在?

這是不是等於說陳玄完全可以騎在他不老之地的頭頂上拉屎撒/尿呢?

很快,身在荒原的不老之地的古神強者全部都離開了,他們的離去冇有通知任何人。

但是身在荒原的不少強者都已經看到了。

“天主,不老之地的人走了。”元靈掌教來到吞天古賢的身邊,眼下陳玄不在,這裡最強大的人自然是吞天古賢了,以對方那可與八階魔神交鋒的戰力,眼下荒原的事情理應讓他來領導。

吞天古賢眼神淡漠;“突然從高高在上的天堂跌落到和凡人同等的高度,看來他們是很難接受了。”

“或許,說得出的事情,他們不一定做得到。”小神龍、天雀皇主、邀月太後、林素衣、輪迴女帝等人也來到了吞天古賢的身邊。

隻見小神龍冷笑一聲,說道;“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這群食古不化的老傢夥還想玩陰招,那麼他們隻怕真的會付出代價的,畢竟,那小子現在正在氣頭上,急需一個釋/放怒火的目標。”

吞天古賢冇有說話,上次他還勸告陳玄彆和不老之地起衝突,一來是雙方繼續內鬥下去對誰都冇有好處,二來是擔心陳玄鬥不過不老之地。

畢竟不老之地還有三位恐怖的神老坐鎮。

可是在這裡見識到陳玄那恐怖的實力,以及不老之地這般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舉動後,吞天古賢也覺得確實該給這些傢夥一點顏色看看了。

好說歹說都不聽,那麼就以絕對的實力將他們鎮/壓下來,讓他們老老實實的聽從一切指令,共同抵禦魔族入侵!

幾個小時後,荒原的一切都已經安置妥當,人、妖兩族受傷的修行者全部進入天荒世界療傷,冇有受傷的人在吞天古賢的帶領下繼續鎮守著荒原。

當然,誅天帶著不老之地古神離去,林素衣也把此事通知了陳玄。

前往天淵的陳玄也知道了這件事情,不過心繫老鬼這事情的陳玄並冇有去回覆林素衣,現在對陳玄而言查清楚老鬼是否隕落的事情最重要。

很快,大半天的時間過去了,沈天都等人和陳玄也先後來到了天淵。

隨後沈天都等人直奔那片已經變成了一片巨大廢墟的戰場。

見到陳玄到來,鎮守著此地的武太歲等人,包括陳王族的強者全部都迎了上去。

“老四……”

秦南、趙七難帶著陳王族的人迎麵而來,可以看出,他們每一人的身上都帶著不同程度的傷勢。

陳玄凝目一掃,旋即他聲音低沉;“其他人呢?”

眼下陳王族的力量已經分成了兩大陣營,一個陣營位於天淵,一個陣營位於荒原,可是此時在秦南、趙七難等人的身後,陳玄已經發現了少了一些熟悉的身影。

秦南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說道;“老四,這一次我陳王族也遭遇了不小的損失,人榜陳天蟒、陳三千、陳六鼎,黑榜陳不惑、陳北鬥,人榜林易這些強者偶不幸隕落!”

嗡!

陳玄全身氣血翻湧,驚人的殺意猶如即將爆炸的核彈一樣。

聽著秦南說出的一位位陳王族強者的名字,在場陳王族諸強的臉色也十分難看,這次天淵之戰,算是他們陳王族出道以來損失的最慘的一次,古賢之境的強者足足隕落了六人!

“該死的女人,將來老子一定將你千刀萬剮!”陳玄滿臉煞氣,隕落的六位強者中,除了林易這位陳王族新晉天才強者之外,餘下的都是陳王族當年的舊部,也是身懷陳王族血脈的嫡係!

雖然陳玄早就做好了陳王族諸強會出現損傷的準備。

但是這一刻,陳玄依舊有些難以接受,他的心都在滴血,這些從他走出太平村開始就暗中一路扶持他的老人竟然隕落在這一戰中,此刻陳玄對魔母的殺意已經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

陳王族的強者冇有言語,對於魔族他們的內心都有一股無法遏製的殺意。

這時,武太歲也即朝著這邊而來,看著一臉煞氣的陳玄,他眉頭一皺,最終隻能歎息了一聲;“小子,戰爭就是這麼殘酷,誰都有可能隕落,哪怕你的老師也不能例外!”

聞言,陳玄心頭一顫;“真的死了?”

武太歲沉默了下,點點頭;“我親眼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