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異能家教第9章 得罪有錢人(2264字)

-

小說主人公是秦風鄭冰冰,書名叫《重生之異能家教》,本小說的作者是五戒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我的女馬!秦風嚇了一跳,這狗丫的是想要我命啊,好在他近來苦練心法,腳下轉得疾,一閃身,躲過棍子。

胖子見一擊不中,頓時勃然大怒,低口孔一聲,又衝上來。嘴裡一邊還告訴送他們進來的二位:“把門關上,彆讓這小子跑嘍!”

那二位剛關上門,又被人一腳踹開。

“李胖子,你他女良的在乾什麼?還不住手!”

李胖子一聽,是所長的聲音,嘴裡仍然嘟囔著:“你彆管,孫所,這小子不開化,今天我非教訓教訓他不可。”

“你他女良的!”孫所破口大罵,胖子冇等聽完,就捱了一腳,正踢在上,他收勢不住,一頭摔在地上,弄個滿臉花。

“孫所,我……”

胖子正要開口辯解,孫所的背後走來一人。

“孫所,你手下打人不對,你這麼打下屬,也不太好吧?”

“對不起,葉書記,我一時激動就……”

“葉書記?”

胖子也看到了來人,正是葉玉清,後麵還跟著葉知秋。

“爸!”

“爸?”

葉之儀激動地撲上前去,委屈得差點哭出來。

胖子眼看著葉之儀撲向葉玉清,嘴巴張得可以塞進去倆雞蛋。

葉玉清看了眼地上的胖子,打趣孫所:“看來你這位下屬也很激動,嗬嗬!”

他雖然在笑,可是孫所聽著比打他兩個耳光都難受。

“把胖子給我關到禁閉室去,那兩個也帶走看好,過後再處理他們!”

剛纔關門的兩位,忙不迭地去執行命令,帶走三人。

孫所一臉殷勤地看著葉玉清問:“葉書記,您看這樣處理,還滿意嗎?”

葉之儀忙開口對葉玉清說:“爸,剛纔還有一個壞蛋,他就是欺負我的那個。”

葉知秋在旁邊笑道:“那個小子,剛纔孫叔就把他給拷上啦。”

有人就是好辦事,葉玉清一句話,秦風三人立馬就跟著出去,而那個二哥剛被關了起來。

不過秦風還是有些擔心,聽說那小子和所長是朋友,估計不會對他怎麼著,丁頁多應付一下葉玉清也就算了。

秦風繼續擴大他的野蜂基地,然後便是按時給葉知秋補課。

三天後,葉玉清告訴他,李胖子被停職反省,那個二哥被送去扌句留所。

“秦風,有件事我要告訴你,那個所謂的二哥叫周牟正,是縣裡一個私企老闆的獨子,他爸是養蜂大王,最近又新上的女乃牛項目,縣裡對他很重視。我估計局裡也就是做做樣子,關幾天就會放出來。不過我聽說那對父子,都是小肚雞腸的人,恐怕事後對你不利,所以你要提防一些,不要招惹他們。有些話,我也不好對你說,古語說得好: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我想你應該明白這話。”

秦風一笑,心說,他欺負你女兒,你都不追究,我還招惹他乾嘛。不過看起來,這周氏父子不是有些能量,不然葉玉清也不會善罷甘休。

“放心吧,葉叔叔,我不會無緣無故去招惹他的。”

“嗯,小夥子明白就好,如果有事,就來找葉叔,放心,我會儘力幫你的。”

開口叫葉叔,而且也得到認可,二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秦風當然很高興。至於那位周牟正,秦風還真的冇放在心上,如果他敢給自己玩陰的,那可得對不起,我也不是吃素的,實在不行,老子放馬蜂蜇死你狗丫的。

秦風在前世的記憶中搜尋過,葉玉清是有背景的,為什麼還會怕一個商人,莫非他有著更厲害的後台?或者葉玉清隻是怕影響自己的官途?

管它呢,做好自己的事晴就行,努力想辦法賺錢吧秦風。

秦風每日在補課和擴大野蜂群之間周旋,早晚練練工力,冇事的時候,也去幫父母乾些活,十多天過去,倒也平安無事。

期間,秦風還割過一次蜂蜜,收集在一個大瓶子裡,隻是不知道成色怎麼樣,想有機會去縣城找個人給品判一下。

這天,秦風照例又來到葉家,葉知秋卻樂顛顛地迎了上來。

“風哥,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嗬嗬,什麼好事啊,樂得像吃了蜂蜜似的?”

“這比吃蜂蜜可甜多啦!前天我不是去參加縣裡的作文大賽了嗎,猜猜我得了第幾名?”

“莫不是得了第一名?”

秦風知道她的成績不會太出色,畢竟隻有短短幾周的時間,不可能有太大的效果,隻是為了打趣她。

葉知秋的嘴一撅:“哼,有你那個寶貝妹妹,第一我連想也不敢想。”

這倒也是,秦雨從小學習成績全優,縣的作文大賽參加過幾次,每次成績都特好,得過兩次第一名。秦風一直為這個妹妹感到驕傲,要是自己能有這麼好的成績,就會上一所好大學,也不會為找工作發愁。

“到底是第幾名啊,猜低了我怕你不高興?”

“第二名啊,風哥,我厲害吧?當然,主要還是你的工力勞大,嘻嘻。”

葉知秋高興得嘴巴都合不上,等待著秦風的誇讚。

“高興,我當然很高興,你真的很厲害,進步這麼大,恭喜你!”

這有些出乎秦風的預料,莫非這事裡麵有葉玉清的工力勞,或是她女馬女馬是評委?秦風想得很多。

“獲獎評語裡說:我的作文鄉土氣息濃厚,觀察力獨到,還有什麼的,我都記不清啦,等發下來,就拿給你看看。”

“嗯,好的。”

秦風這下有些明白過來,看來這回是大賽的題目對上她的路數,所以纔會獲獎。但他還是很高興,畢竟是自己教出來的第一個學生,取得成績也是老師的榮譽嘛。

“風哥,明天去縣裡領獎,你陪我一起去吧,順便祝賀一下,你要請客喲!”

秦風大窘,請客,我哪裡有錢啊!

“不對啊小秋,你獲獎,應該是你請客,讓你爸女馬出錢,憑什麼要我請客啊?”

葉知秋詭異地一笑:“那我就不瞞你了,聽說我獲獎,好多同學都要請你做家教,連城裡的同學,都在向我打聽你。你說該不該你請客?”

頒佈獎大會在縣一中舉行,高興的葉玉清,還專門派一輛車,送他們二人去城裡。

一路上,葉知秋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車子經過縣土產公司的時候,秦風叫司機停車,對葉知秋說:“小秋,你先去領獎,我去辦點事,一會兒就去找你。”

葉知秋立時晴轉多雲,撅起嘴:“風哥,那你可要快點兒,我好多同學都想見你呢。”

秦風找到蜂蜜銷售櫃檯,把自己的蜜遞給老師傅,請他給品評一下野蜂蜜的成色如何。

正當老師傅在鑒定的時候,經理室的門一開,周牟正居然從裡麵走出來,一見秦風,馬上一臉女乾笑地說:“秦風,不是冤家不聚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