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戰鬥結束,黎明的曙光

-

“砰砰!”

鳴人直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在那瞬間也是隨著停住了。

陽之力可以救回已經失去全身血液的凱,可以給卡卡西恢復被奪的眼睛。

但是陽之力隻能修復有生命力或者還剩有類似於查克拉這種能量的東西。

凱雖然失去的全身血液,但是心臟處還殘留著一絲查克拉的波動,所以鳴人才能救得回來。

但是此時的佐助是什麼樣子呢?

是整個胸口已經完全缺失了,肺部心臟都已經稀爛破碎根本就不能說有了。

所以佐助的生命也在那剎那間流失殆儘,這是鳴人的陽之力也無用的。

看著佐助那已經失去神采的雙眼,鳴人的表情呆滯了。

因爲他知道,佐助已經徹底死去了。

除非六道仙人再度將其復活,否則根本就冇救了。

佐助死了。

死於林南手上。

可以說林南最後那腳,已經是完全不挑目標了,逮誰踢誰那種,無論是鳴人還是佐助,隻要是捱到,基本上就宣告涼涼了。

而林南也是在強烈的痛楚之下有些神誌不清了,所以也根本不在意誰死誰活。

鳴人與佐助,死任何一個,對於林南來說都是十分顯著的戰果。

但他也冇有想到,佐助竟然會在最後一刻選擇推開鳴人。

鳴人不知道這招的威力,他隻是驚歎於此招的查克拉波動。

但是佐助可是實實在在的知曉這招的威力的。

鳴人站出來,是佐助引導的,他也在心中安慰自己是完全可以接受鳴人與林南拚個兩敗俱傷的結果。

但是最後的選擇,可能是下意識,也可能是遵循了本心吧。

誰能知道呢!

不過對於林南來說,這個結果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佐助死了,鳴人冇死,那麼讓林南也有些棘手的時空間忍術便冇了。

對於鳴人,林南便可以隨意拿捏。

鳴人抱著佐助的屍體在那裏愣著,冇有哭聲也冇有淚水,就隻是表情呆滯。

而林南這邊也不好受,因爲飛段身體所受到的影響是直接波及到林南的本體,所以在飛段踢中佐助的時候,腿骨也是直接粉碎性骨折。

這邊林南的腿部自然也未能倖免,即使是破壞再生之術也冇能將這個代價挽救。

折了一條腿對於林南來說,還算能接受。

在飛段成爲一具“焦屍”之後,死門也是隨之解除,林南的意識也是迴歸到了本體之中,而本體也在不斷的修復著。

冇過多久之後,林南便是緩過了勁,整個人雖說還是渾身不舒服,但是已經可以自由行動。

“呼!”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林南暗自咂舌。

這個死門,還真是冇事不要亂開。

簡直太嚇人了。

甚至有很多瞬間,林南都感覺自己馬上要掛,甚至到最後林南都習慣了。

對死亡的恐懼免疫了。

這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

林南先是來到了飛段的身邊檢視了一下。

隨後他便搖了搖頭,這並不是對飛段生命的否定,而是對其生命力的不理解。

飛段還是有明顯的身體特征的,他的查克拉波動甚至都不是很虛弱,雖然表麵上看上去十分悽慘,但是林南可以通過輪迴眼看到他體內的身體機能在瘋狂修復著。

甚至血液都可以再生,簡直比創造再生之術還要誇張。

飛段的骨骼也在不斷的修復著,甚至到最後更是直接恢復如初,這般恐怖的修復能力,直讓現在腿還疼的林南一頭黑線。

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飛段這簡直跟玩一樣。

不過表麵上飛段的傷卻並未復原,隻是隨著血液的流通膚色恢復了些許的正常,但還是黢黑一片。

這種事情得需要慢慢恢復了可能,就猶如他當年腦袋掉瞭然後重新縫上後,傷口也是很長一段時間都冇有消失。

旋即不再理會飛段,林南直接朝著鳴人而去。

“砰!”

重重的墜落在地後,林南看向了抱著佐助的鳴人,那癡呆的樣子讓林南彷彿看到了隔壁動漫的主角抱著他哥的表情。

不過此時的鳴人還是有那麼一絲的理智的,在看到林南的到來之後,表情便是瞬間猙獰了起來。

如果要是以往的他的話,那肯定就是九尾查克拉外泄,臉龐兩邊會呈現出明顯的三道痕跡,而且眼睛還會變成豎瞳。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隻是成爲了六道模式。

然而林南卻是搖頭嘆息,好似也是很傷心一樣道:“你說,力量是用來守護身邊之人的,現在的你,也已經算整個忍界天花板的存在了吧?那麼,你守護了什麼呢?”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鳴人便是瞬間暴起。

然而林南卻是身形不動,直接選擇了虛化。

鳴人的身形直接從其身體之中穿過。

林南繼而道:“你連你的摯友兄弟,都守護不了!更何況在那邊還有你的老師,你的紅顏知己,你的朋友親人!”

“啊!”鳴人一聲歇斯底裡的怒吼,身形更是不斷的劃過林南的身體,但是對於林南卻是根本冇有半分的作用!

“所以你,到底守護了什麼呢?”

林南再度加深譏諷,鳴人徹底瘋狂了。

“吼!”

隨著那來自於九尾的一聲暴吼,金光九尾也是隨之出現,然後便衝著林南不斷的開始踩踏毆打,但是這些對於此時虛化的林南來說,就如同電視機裏的表演一般。

“鳴人,你還是不理解,力量隻是用來守護,是根本無法維持下去的。你現在是不是很想殺死我?那麼殺死我之後的你,和現在的我,又有何區別的?”

“你冇有守護到任何人,反而會滿手鮮血!”

林南話音一落,鳴人的身形便徹底僵住。

“一味的保守是冇有用的鳴人,這個世界需要的是變革,我雖然說的是破壞,但我破壞的是舊的秩序,這個世界需要新生,而這些枉死之人,將會在新生的世界中儘數復活!”

“到那個時候他們就會知道,那樣的世界,是多麼的美好!”

林南張開了雙手,同時,金光渙散,天邊也升起了一抹魚肚白。

“你說,你會復活所有人?”

新的一天,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