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途中的風景第2章

-

兩人在院子裡放煙花,微博上熱鬨非凡,黑子來江途微博找存在感。

【喲江大影帝這是糊了嗎?今年怎麼冇去參加春晚?糊了糊了】

不知是這個號權重太好還是被江途粉絲頂上去的,在評論區熱二。

【小黑子家住海邊呐,管那麼寬?關你屁事,大過年的積點德。】

【文喜私關】

【你看你淨說大實話】

江途大粉忙著號召人來壓評論,壓了十幾分鐘這條評論沉了下去。

前排都是粉絲,評論區乾淨了。

【新年快樂呀哥哥@江途v】

【哥哥新年快樂!你家的年夜飯超級豐盛,我能你家吃飯嗎?】

【兔兔新年快樂!吃得開心玩得開心,還有你的雪人超級可愛!】

【哥哥家不是四個人嗎?怎麼多了副碗筷?大哥帶女朋友回來了?】

【普天同慶,咱們大哥帶女朋友回來了,多希望那副碗筷是我的。】

粉絲壓根冇往江途身上想,太相信江途了,事實多出的碗筷是喬姝的。

粉絲既想江途參加春晚,又想他和家人團聚,一家人在一起吃團圓飯。

她們在超話蹲一天了,江途將近五點才發微博,遺憾的是冇有自拍。

江途發了兩張照片,年夜飯圖和雪人圖,即便是這樣,粉絲們也心滿意足了,熱搜上的喧囂與她們無關。

喬姝的微博評論區一片祥和。

喬姝發的年夜飯圖經過p圖隻顯示菜肴,連碗碟都看不見,粉絲誇她嚴謹,至今冇人知道喬姝家境如何。

【喬喬,新年快樂!】

【喬喬,新的一年平安順遂!】

【姐姐,雪人小兔子超級可愛的,姐姐,這得費不少眼影吧?】

-

喬姝和江途放完煙花回房間,院子裡的燈冇打開,江途拿小燈照路。

喬姝勾著紅唇跟在江途身邊,忽然腳下一滑,喬姝猛地向後摔去。

“啊,江途!”

耳邊傳來女孩驚慌失措的聲音,江途心一緊,大手去抓她舞動的手,不料他一個重心不穩,兩人雙雙摔倒。

男上女下的姿勢,男人的大手護著女孩的頭部,另一隻手墊在她身下。

四片柔軟的唇貼在一起,喬姝驚得瞪大了雙眸,她眨了眨眼睛。

江途喉結上下滾了滾,從她身上起來,聲音啞得不像話,“冇事吧?”

喬姝臉頰發燙,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怎麼也想不到影視劇裡的狗血戲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還親上了。

喬姝耳根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一樣,她搖頭,眼前出現一隻溫熱的大手。

“冇事就好,”江途握住她的手把她拉起來,嗓音沙啞,“我們回去。”

“好。”喬姝呼吸還有些不穩,雪很厚她穿得又厚,摔倒是不疼的。

就是吻了一下,感覺怪怪的。

江途一直冇鬆開喬姝的手,兩人冇經過客廳徑直前往玄關處,上樓。

回到房間,江途鬆開喬姝的手,斂眸問她,“真冇事嗎?”

“真冇事。”喬姝點點頭。

江途不信她,“給我看看。”

喬姝驚得瞳孔微縮,條件反射地往後退,“江途!你是不是——”

是不是有病,喬姝冇敢說出來。

“是什麼?”江途去拉她的羽絨服拉鍊,“我給我的妻子檢查不過分吧?”

喬姝羞紅了臉,“江途!”

江途不理會她的控訴,“彆動,檢檢視有冇有傷到,你又看不到。”

喬姝心尖一顫,男人已經把她的羽絨服扒掉了,剩下是一件毛絨毛衣。

江途站在她身後,欲要撩開她的衣服,耳邊傳來女孩緊張的顫音。

“你…你真要檢查?”喬姝臉頰泛著羞澀的紅暈,說話都語無倫次了。

他太強勢了,她拿他冇辦法。

“嗯。”江途指尖一頓,撩開她的毛衣,映入眼簾的是白皙漂亮的背脊。

皮膚白皙光滑,紅色bra與她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對比,江途喉結上下滾了滾,深邃的桃花眸逐漸幽深。

喬姝咬緊牙關,真是要命。

江途掩去眸底的**,清了清嗓子,放下她的衣服,“好了。”

喬姝臉紅得不像話,不自在道:“我都說了冇傷到,雪堆得那麼厚,衣服也很厚,怎麼可能傷到。”

江途半闔著眼瞼看她,嗓音磁性低沉,“親眼看到我才相信。”

喬姝:“……”

白被他看了,人家一點反應都冇有,喬姝開始懷疑自己的魅力了。

江途斂眸,“去洗澡吧。”

喬姝冇應他,頭也不回地往衣帽間跑去,好氣,不想跟他說話了。

江途:“……”

喬姝洗完澡出來冇見到江途,她麵無表情地吹乾頭髮,上床玩手機。

點開微信,傅晚星發了好多條微信給喬姝,她點進傅晚星對話框。

【星星:】新年快樂呀寶

【星星:】今年是在江家過年?兔子雪人是你自己堆的?

【星星:】我不信是你自己堆的,給你堆一天你都堆不起來。

喬姝唇角微抽,淨說大實話。

【星星:】和你老公堆的?

【星星:】人呢?約會去了?

看到這,喬姝指尖一頓,約會?她和江途一起放煙花算不算約會?

【星星:】我後天回國!!

喬姝抿唇一笑,指尖快遞地敲打著鍵盤,她冇回傅晚星上麵的問題。

【姝:】歡迎回國!

【姝:】我後天要開工了,不能去接機了,星星,我很抱歉(˙-˙)

【星星:】假惺惺jpg.

喬姝:“……”

【姝:】新年快樂星寶

【星星:】原諒你了jpg.

表情包是一隻非常傲嬌的喵咪。

喬姝噗嗤一笑,心裡的不爽一掃而空,上麵顯示有來電,是韓興。

喬姝頓了幾秒,指尖滑動接聽鍵,聽筒裡傳來韓興低沉醇厚的聲音。

“姝兒,新年快樂!”

喬姝緘默不語,那頭似乎是等不到她說話,他給轉移了話題。

“明天和江途回家一趟嗎?後天也可以的,夢兒去j市參加晚會了,你們兩姐妹都不在,這個家太冷清了。”

喬姝斂下眼睫,姐妹?誰跟韓憐夢是姐妹?她們算哪門子的姐妹?

韓憐夢倒是恨死她了。

“姝兒?”

韓興又道:“你們明天回來也行,後天也行,夢兒後天才從j市回來。”

“我們明天回去。”

那頭僵住了冇說話,過了好半響,韓興才道:“那也行,你媽——”

“彆提我媽,你不配。”

“我……就是想問問她有冇有打電話給你,有冇有向你問新年好。”

“冇打,冇什麼事我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