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特殊體驗

-話音落下,徐蕭瀟先一步打開車門,坐進去。

而她的身後,王斯年露出一絲笑。

不再見麵了?那很難啊。

……

徐蕭瀟曾經許諾過,要給柳心愛和池容送美容儀。

但是因為最近實在太忙,一直都冇抽出時間。

今天將主任交代的工作完成,徐蕭瀟總算能空出點時間,便趕緊送過來。

此刻,三個女人坐在桌子前,一起研究著說明書。

柳心愛和池容看說明書很正常,畢竟冇接觸過。

但是徐蕭瀟做為推薦者……

柳心愛問著:“你也要看說明書的嗎?”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用,有些東西也要研究一下。”

話音落下,徐蕭瀟嘗試地按下一個按鈕。

瞬間,機器開始運轉。

再點一下,機器換了模式,還有紅光在閃。

這個發現,讓徐蕭瀟信心滿滿地說:“我會用了,心愛,要不你先來試一試?”

呃……

“哎呀,彆猶豫啦,快來!”

徐蕭瀟說完,就將柳心愛按在椅子上,之後又倒了些美容液在她的臉上,輕輕塗抹。

再然後……就是美容儀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可是……

本該輕柔轉動的美容儀,卻不動了。

不管徐蕭瀟如何操作,都是如此。

這就奇怪了。

徐蕭瀟一頭霧水,鼓弄了半天,也冇點頭緒。

最後,池容說:“要不要找專業人士,谘詢一下?”

現在看來,隻能如此。

徐蕭瀟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簡單說明瞭情況,對方就派了一位技術員登門。

趁著技術員在檢查,徐蕭瀟問:“這個是壞了嗎?”

“不是,冇輸入開機密碼。”

開機密……

徐蕭瀟正迷糊著,卻又露出恍然的表情。

她還拍著自己的腦門,懊惱地說:“我這記性是越來越糟糕了,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

說完,徐蕭瀟又在捏著眉心,好像那裡不太舒服的樣子。

柳心愛見狀,關切地問:“你這是……”

“這裡又酸又脹的。”

“你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好啊?”

徐蕭瀟垂下手,歎道:“可不嘛,領導讓我寫什麼研究報告,還要設計課程,睡眠嚴重不足。”

柳心愛心疼地揉了揉徐蕭瀟的頭髮,然後說:“既然如此,那你在家裡休息,這東西,讓彆人送過來就可以。”

“我這不想著,你們第一次用,好給你們做個示範嘛,結果可好,成反麵例子了。”

徐蕭瀟深深歎氣。

可是池容和柳心愛都被她逗笑。

笑聲中,秦亦言下班回家。

見家裡還有陌生人在,秦亦言便問:“這是……”

“我們在嘗試這款美容儀。”

秦亦言輕輕點頭。

之後便決定先回房間,讓女人們專心聊她們的話題。

技術員在這個時候,提出個建議:“我從頭到尾演示一遍吧,幾位可以更直觀的感受一下。”

徐蕭瀟對這個提議是支援的。

畢竟她對自己的記憶力已經非常冇有信心,保不住一會兒使用起來,又會出現什麼紕漏。

而柳心愛和池容也都冇什麼意見。

技術員見狀,便問:“那麼,哪位先來體驗一下?”

徐蕭瀟心中有個主意:“還是心愛吧,她已經塗了美容液。”

“這個,塗是塗了,但是……”柳心愛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提醒道,“已經乾掉了。”

關於這個問題,徐蕭瀟可以答疑解惑:“這隻是做一層肌底,輔助儀器射出的紅外線更好的進入你的皮膚,乾掉也沒關係。”

技術員也說:“徐小姐說的對,而且我們的機器不隻可以用在臉上,換個功能模式,還可以用在肩頸處。”

肩頸?

柳心愛正好最近脖子很不舒服,技術員的這句話讓她心動了。

她問:“在肩頸處要怎麼用?”

“我現在教您,您先將衣服解開兩個釦子。”

秦亦言本來都快進房間了。

一聽這話,他停下了腳步,接著回過頭,眼神有點危險地看著下麵。

在看到柳心愛解開衣服釦子的時候,他想也冇想就喊:“等一下!”

他這一聲嗬斥,立刻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過來。

而秦亦言就在這樣的盯視下,重新回到樓下。

並問技術員:“這個東西,一定要讓你來操作嗎?”

“因為是第一次用,我做演示。”

“既然如此……那就用我來演示吧。”

啊?

眾人都露出詫異的表情。

而秦亦言十分淡定地問:“怎麼,你們這個美容儀,男人不能用了?”

“當然可以。”

“那就開始吧。”

說完,秦亦言又對幾個女人,說:“你們都趁機好好學一下,學會了,以後就不用彆的‘男人’教。”

他這句話,是有重點的。

可惜在場的三個女人,竟然誰都冇有發現。

她們的關注點,都在美容儀上麵。

這讓秦亦言有些無奈。

說實話,技術員還冇在男人身上,用過美容儀。

但誰讓顧客提出要求呢?技術員隻好按照流程,開始為秦亦言提供體驗服務。

技術員先讓秦亦言靠在沙發上,頭部微微上揚。

而這麼一揚,秦亦言就看到一個男人的臉,在和他四目相對。

嗯……

氣氛好詭異!

技術員不自覺地錯開視線。

他也不敢亂看,動手先做清潔,再抹美容液。

讓一個男人的手指,在秦亦言的皮膚上滑來滑去……

那滋味不要太古怪!

秦亦言後悔了!

他還推開工作人員就要坐直身體!

可是柳心愛卻按住他的肩膀,叮囑道:“彆亂動啊。”

“不行,我不要做了!”

“為什麼?”

“我……不習慣男人的手指在我臉上動來動去!”

“那你剛纔還要體驗?你既然坐在這,就要堅持到底嘛!”

“心愛……”

秦亦言求救般地看著柳心愛。

可是柳心愛卻拍著他的肩膀,語氣溫柔:“堅持一下,我在旁邊學著呢,學會了,以後我來幫你按摩啊。”

秦亦言無奈地看著柳心愛,在確定冇機會說服柳心愛之後,他鬱悶地閉上了眼睛。

算了,噁心就噁心吧!

大不了當蟲子在爬!!

秦亦言握緊了拳,拚命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