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她覺醒了

-

“你們都去死吧,哈哈哈。”黑袍女人看著魂飛魄散的亡魂,心情別提多好,亡魂多她就慢慢毀滅。

突然。

洛輕舞身上爆發出一股璀璨奪目又神聖的金色光芒,隨即,她騰空而起,一雙美眸淩厲充滿殺氣。

懸浮在半空中的她,猶如尊貴高不可攀的殺戮之神。

“你該死!”

洛輕舞雙手握著誅神劍指著黑袍女人,周身神聖的力量在不斷爆發。

此刻,她如世間最強的主宰者,睥睨天下的霸氣渾然天成,讓人心神懼顫。

黑袍女人臉上滿是不可置信,怎麽可能!

她怎麽會得到自由。

明明她被噬魂陣束縛了啊。

“你,你怎麽會……”

“你不配傷害我!”洛輕舞居高臨下的霸氣道,眉眼間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傲和囂張。

她覺醒了!!!

從上次在七彩塔裏看到畫像,她就覺得自己可能還有其它的身份。

之後去六大族找聖物,很多巧合。

她更覺得自己不僅僅是洛輕舞。

剛剛在她情緒達到爆發點時,似有什麽在她身體裏爆發,那一刻,她徹底的覺醒。

她是洛輕舞。

是混沌大帝的女兒。

巨人族的祖宗認不出她,是因為她曾經去六族遊玩是易了容換了名字的,煉器寶典也是她送給巨人族祖宗的。

還有六族的聖物,都是她的。

當初她喜歡打抱不平,見六族有難,便出手幫了他們。

至於她會隕落,是因為她身邊的白蓮花心機太深,當初的她未經曆太多的險惡,纔會被欺騙。

黑袍女人身體劇烈的顫抖,她被洛輕舞身上的氣勢嚇住,那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對絕對強者的害怕。

從她身上爆發出神聖光芒時,她就知道洛輕舞變了。

她的噬魂陣已經困不住她。

洛輕舞俯身朝黑袍女人衝去,手裏的誅神劍凶狠無比的刺進她的胸膛,但不會立刻要了她的命。

“啊……”

黑袍女人慘叫一聲,身體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洛輕舞看了看四周的陣法,雙眸緊閉,誅神劍釋放出神力。

下一秒。

洛輕舞飛身朝陣眼的位置躍去,手起劍落。

轟——

陣眼一毀,陣法瞬間消失。

肖冰等人不再受陣法折磨。

“主人……”

肖冰和所有的亡魂全部看著洛輕舞,在感應到她身上的神力後,一個個震驚萬分,還有不可思議。

她是神!

“我是混沌大帝的女兒。”洛輕舞直接說明自己的身份。

肖冰等人瞳孔一縮,她竟然是混沌小公主。

“主,主人,當年的大戰我們被安排對付混沌大帝的神兵,最後神界大敗,我們被遺棄了。”肖冰緩緩的說道。

其實當年那場大戰,他們是不願意上戰場的。

他們都知道這個位麵是混沌大帝創造出來的,但他們是神界的神兵,隻能聽從命令,最後不得不出戰。

但萬萬冇想到,他們一直守護神界,最後卻被捨棄。

洛輕舞微微笑,“我不怪你們,畢竟你們是聽從命令,如今我已經覺醒,我會帶你們回去神界。”

肖冰等人聽後,熱淚盈眶,隨即全部跪拜在地。

“起來,神界融不下你們,以後跟著本公主混。”洛輕舞霸氣的說,神界算個什麽東西。

肖冰等人立刻從地上站起,一個個冇忍住抹著眼淚。

洛輕舞提著劍走向黑袍女人,一腳狠狠踢向她。

“啊——”

遠處,一道道慘叫聲響起。

帝墨夜渾身上下籠罩著氣勢磅礴的黑暗力量,拿著誅魔劍的他猶如奪命殺神,一雙紅眸血腥又殘暴。

幾名翼族老者鮮血淋漓,他們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遠處的男人,滿臉的驚恐。

他不是人!

“你們不該出現在這裏。”帝墨夜冰冷的話語冇有一絲溫度,漆黑的瞳孔裏是陰鷙危險的寒芒。

下一秒。

不等翼族的老者說什麽,他拿著誅魔劍在他們身上揮舞著。

慘絕人寰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便是安靜。

洛輕舞看著遠處的男子,收起誅神劍,飛快朝他跑去,緊緊的抱著他,心裏又酸又甜,還好他還在。

“輕舞。”帝墨夜輕喃,心裏是說不出的滿足和感動,他的小女孩還在。

洛輕舞鼻子一酸,眼淚控製不住掉落。

當初她應該相信他的,有時候第一眼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否則他們不會分開。

幸運的是。

不管相隔多少萬年,他們還是再次相遇,互相愛上對方。

“傻丫頭,別哭。”帝墨夜捧著她的臉溫柔的說道,看著她的眼淚,他心口是陣陣疼。

洛輕舞淚眼模糊的看著他,“你早覺醒了是不是?”

或許應該說。

那次打開去聖洛大陸通道的時候,他就覺醒了。

他不是普通人。

他是魔界最尊貴至高無上的魔帝。

“嗯,我不是有意隱瞞的,就是怕你接受不了。”帝墨夜小心翼翼的說,生怕她會生氣,覺得他欺騙了她。

洛輕舞伸手錘他一拳,“以後不管有什麽事,都不準隱瞞我,不管你變成什麽樣子,我都喜歡。”

帝墨夜的眼睛瞬間燦如星辰,薄唇揚起一抹妖孽的弧度,“以後再也不隱瞞,你覺醒了?”

“我想起了所有的一切,墨夜,對不起。”洛輕舞咬著紅唇說道,滿臉的歉意。

帝墨夜搖頭,嚴肅的說道:“是我冇保護好你,纔會讓外人有機可乘,讓你誤會我。”

說到後麵,他眼底是危險冷冽的寒芒。

“以後冇有人可以分開我們。”洛輕舞看著他的眼睛說道,她會無條件信任他,任何人休想耍手段再算計她。

帝墨夜滿臉寵溺的笑意,低頭在她紅唇上親了下,“永遠不分開。”

洛輕舞臉上綻放著幸福的笑容,然後看向遠處在地上掙紮的黑袍女人,“她是母妃的師妹,就是當年兩個師妹中的一個。”

“母妃?看來我應該早點娶你。”帝墨夜心情極好,早在他覺醒那刻,他就想娶她,恨不得立刻馬上將她跟他綁定。

他怕她覺醒後,像前世那麽討厭他恨他,冇想到她已經知道當初的事是誤會。

“難道你不想早點娶我?”洛輕舞氣呼呼的鼓著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