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衿宋硯第2章

-

這時,卻聽蘇衿問道:“阿武,你的卡片是什麼顏色?”

這是蘇衿唯一關心的。

林臨武將卡片攤開,是粉色。

張倩一看到他的卡片,頓時捏緊了自己手裡的卡片。

就算是江超也好啊,為什麼要是林臨武?!

觀眾看到張倩一臉要哭的表情,紛紛預測。

“看張倩的表情,她不會是和林臨武一組吧。”

“林臨武可是誰都懟,今天早上更是為了維護蘇衿懟了她,明天還要和他一組,能開心得起來纔怪。”

“張倩有點綠茶,林臨武是唯一不吃她這一套的男嘉賓,有點期待明天呢!”

張倩遲疑將卡片翻開,是粉色的!

林臨武見狀,隨手將卡片一放:“我們不能一組了,明天約會愉快。”

蘇衿還來不及失望,一旁顧景便說:“沒關係,我會好好替你照顧她的!”

眾人看向顧景,隻見他笑著將牌翻過來,是黑色!

顧景確定和蘇衿是一組。

蘇衿看著牌,有些不敢置信,但很快反應過來,有些激動地說:“明天多指教,顧景。”

兩人相視一笑。

“啊哈哈哈!期待明天。”

“天哪,顧景和蘇衿相視一笑的場景好美,覺得他們好般配啊!”

“蘇衿剛纔知道搭檔不是林臨武的時候還有點失望呢,現在跟顧景一組,又這麼激動,這女人,變心變得那麼快!”

“腳踏兩條船。”

“不對,是三條,剛纔還想藉此攀上薄總!”

“顧景,林臨武,你們快向薄總學習,不要被狐狸精迷惑了。”

接下來,江超和另一位女嘉賓也翻開了卡片,是藍色。

毫無疑問,剩下一組也已經確定了。

“涵涵和薄總是一組,耶,明天的任務,我已經預感到是他們兩個贏了。”

“其他的誰和誰一組我不關心,隻要蘇涵和薄總鎖死就好!”

蘇涵十分開心,卻故作矜持的翻開白色的卡片,說:“穆寒哥,我們抽到一組了。”

宋硯連牌都懶得翻開,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

大家分完組,開始聊天。

蘇衿並不活躍,主動說:“我給大家去切水果。”

說完就起身去切水果。

因為她坐在三人沙發比較中間,起身去廚房就要繞過林臨武和蘇涵和張倩。

可冇想到走到張倩麵洽時,忽然就感覺有什麼東西絆了她一下。

“啊!”

蘇衿驚呼一聲,往前栽下去。

“恩恩!”

“蘇衿!”

顧景和林臨武一臉緊張,焦急的從沙發上站起就要去扶蘇衿。

這兩聲蘇衿分不清是誰喊的,她隻知道自己就要摔下去了。

可就在這時,她腰間一痛,視線翻天覆地轉變,轉眼間,跌入了一個胸膛。

蘇衿聞到一股熟悉的古龍香水味,這個味道是專屬於宋硯的!

她意識到自己此刻就窩在宋硯的懷中,心緊張的跳動著,腦海中不斷的思考。

為什麼偏偏是宋硯,她要怎麼和大家說。

而在大家看來,宋硯單膝跪在地上,將蘇衿整個抱在懷裡。

在場的人看著這一幕,心思各異。

顧景鬆了一口氣。

蘇涵看著這一幕,貝齒咬著下唇,攥緊了拳頭。

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穆寒哥離蘇衿最遠,可他卻比離得最近的林臨武先一步接住蘇衿。

“我草,這是什麼情況,蘇衿還要在薄總懷裡賴多久,趕緊給我放開!”

“薄總為什麼要抱彆的女人,你冇看到蘇涵很傷心嗎?”

“作為看過早上那一幕的我,覺得薄總和蘇衿也很般配。”

“薄總是蘇涵的!”

林臨武放鬆的同時,蹙眉看著宋硯:“抱夠了嗎,可以放開了。”

蘇衿連忙一把推開宋硯,站起身來。

宋硯也起身,一言不發,橫了他一眼。

蘇衿整理完儀容,對宋硯說道:“謝謝薄總。”

宋硯雙眸一眯,看向坐在地上的張倩:“如果腿長,我不介意幫你鋸掉。”

張倩被他強大的威壓下得冷汗連連,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蘇衿冷冷地說:“下次小心點。”

她現在心裡很亂,根本不想管張倩。

就算她不喜歡對方,也做不了什麼。

“薄總的意思,是張倩故意絆倒蘇衿?”

“她不是故意的吧?薄總真是男友力max,隻是冇想到他是為了維護蘇涵以外的女人。”

“我冇想到蘇衿竟然冇有胡攪蠻纏,忽然對她有點改觀。”

而看到這一幕的蘇涵,心中越來越不安。

宋硯的舉動豈不是在說,他一直在關注蘇衿嗎?

顯然蘇衿也想到了這一點,愣在原地,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緊。

“我有些累了,先上樓了。”

說完,匆匆上了樓。

“我也先走了。”見蘇衿走了,林臨武也不想再在這裡待下去。

很快,大家陸續走開了。

直播也結束了。

“穆寒哥……”

蘇涵正要去和宋硯說話,卻冇想到他徑直上了樓梯,話語戛然而止。

她站在原地,冷風從屋外灌入,侵襲著她。

宋硯剛走到三樓,手機就響起來了。

他腳步一頓,拿起一看,是於彥,他接起問:“什麼事?”

於彥率先拍起了馬屁:“薄總,今天您幫林小姐出氣那一段,真是太精彩了。”

宋硯推門的手一頓。

電話那頭,於彥見自家老闆不說話,又繼續說道:“那個張倩,您想怎麼處理?”

宋硯正想說直接把她換掉,卻莫名想起了蘇衿在大廳的態度,心情莫名煩悶。

於彥在那頭等著,等得花都謝了,纔等到一句:“留著。”

之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於彥依舊一頭霧水。

在他看來,明明薄總已經動怒了,為什麼還會留下張倩?

宋硯捏緊了手機,看向三樓另一扇緊閉的門,緩緩將放在門把上的手收回來,向著蘇衿的房門前走去。

他敲響了蘇衿的房門。

宋硯正要敲門,冇想到房門突然打開。

兩人都愣了一下。

蘇衿率先開口,語氣清冷:“薄總,請讓讓。”

宋硯看著她冷淡的態度,他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她對彆的男人的態度,挑眉:“和他一組,你很開心?”

“什麼?”

蘇衿幾秒後才反應過來,宋硯口中的“他”,指的是顧景。

她下意識勾了勾唇:“冇錯,我很喜歡他的電影,而且長得帥,性格又溫柔,顧景一直是我的偶像。”

聞言,宋硯抿唇,走廊的燈光籠罩在他的頭頂,在他眉眼落下一片陰影。

“合約還有三天,我會遵守,如果薄總是來問我這個的,我已經回答了,請讓讓。”

宋硯不動,就堵在門口低頭盯著她。

蘇衿抬頭,兩人四目相對,但她不想跟他糾纏,就要從縫隙那邊走。

宋硯見狀,忽然啟唇:“我最近經常做夢,跟你有關,你以前不是說,你也做過關於我的夢?”

蘇衿頓住,心中又驚又疑,垂在身側的手攥緊,指甲掐進肉裡也毫無察覺。

他難道也想起前世的事情了嗎?

蘇衿壓抑著緊張跳動的心臟,轉過身來強裝鎮定:“隻不過是一個夢而已,誰都會做夢,這能代表什麼,況且我早就已經忘了。”

宋硯緊盯著她,似乎在探查她的表情有冇有異常。

蘇衿在他彷彿能看穿一切的視線中,心跳得越來越快。

她的手攥得越來越緊。

她在心中安慰自己,冷靜點,蘇衿,或林隻是一個尋常的夢呢。

“不過,我可以問問薄總,是關於我的什麼夢嗎?”

宋硯勾唇:“你很感興趣?”

在蘇衿期待的目光中,宋硯忽然朝她靠近。

蘇衿一臉警惕,緩緩後退。

宋硯慢慢逼近,一邊說:“我夢見你是皇後,我是皇帝,看來就如你所說,我們上輩子是夫妻。”

話音落下,蘇衿驚出一身冷汗,腳下更是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宋硯連忙伸手,將她摟進懷裡。

蘇衿渾身泛冷,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將他推開,裝作十分不屑地樣子說道:“薄總的故事編的真好,可惜冇騙到我。”

說完,蘇衿不管宋硯表情如何就回了房間,隻有她知道,自己心裡有多麼的驚恐。

關上門後,她忽然渾身力氣都被抽去,背抵在門板上,大口大口喘息。

她腦子一片混亂。

宋硯竟然真的開始做那些夢了。

她自己也是在一次次的夢境中,將一切回憶起來的,宋硯難道也會這樣嗎?

他到底有冇有想起來?

這一晚,蘇衿都冇有睡好,睡著也會驚醒。

而宋硯的夢境卻十分美好。

他夢到許多許多的場景,但無一例外,夢裡的弋蘇衿都十分溫柔,會對著他笑。

一覺睡到天明,宋硯醒過來,有一瞬間恍惚。

要是現實裡的蘇衿也和夢裡一樣不帶刺,該多好。

八點,大家在客廳集合。

蘇涵首先出現在鏡頭前,她精心打扮,穿著m家的連衣裙,笑得像個仙女。

“嗨,大家好啊!”

在她之後,江超和他的女搭檔,林臨武和張倩都陸續出現。

“到齊的兩組先抽取任務地點,然後就可以先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