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觥籌交錯,不一會兒唐沐晗喝的臉色發紅,酒意上頭。

也就是有保鏢在場,她纔敢喝酒。

“盧組長,說了這麼多,現在可以談工作了吧?”

“當然可以,你想知道是誰舉報書香一品的對吧?我可以告訴你,前提是你把我伺候舒服了。”

盧誌飛那滿嘴油膩的醜陋模樣,看的唐沐晗更加噁心。

當即站起來,和對方保持距離。

“盧組長,請不要開玩笑…”

“涵寶兒,我這麼認真,怎麼可能是開玩笑呢。”

盧誌飛嘿嘿笑道:“我對你垂涎三尺很久了,今晚你是我的。”

涵寶兒?

唐沐晗差點嘔吐,世上為何有這麼噁心的人啊!

她腦袋一陣暈眩,周圍天翻地覆,開始旋轉。

“酒裡有問題,救我…快救我!”

唐沐晗用儘全力的嘶喊,聲音卻細如蚊絲。

門口保鏢不為所動。

“哈哈,你叫破喉嚨都冇用的!”

“我早有準備,知道你會從青州最好的安保公司請保鏢。”

盧誌飛陰笑道:“想不到吧,安保公司的董事長,是傲通集團的人。”

“你說什麼?”

唐沐晗羞憤道:“盧誌飛,你要是敢把我怎麼樣了,唐家饒不了你!”

盧誌飛不屑道:“唐家算個屁!你現在自身難保,有傲通集團當靠山,我根本不怕唐家報複!”

“所以,你還是乖乖聽我的話。”

唐沐晗後悔到了極點,早知道就不來見盧誌飛。

她想起秦然的忠告,心裡無比後悔。

“秦然,你就是個混蛋,膽小鬼,懦夫!!”

“我說你幾句,你為什麼不還嘴!”

“你為什麼不攔住我啊!”

“為什麼啊…嗚嗚嗚…”

唐沐晗後退到牆角,眼淚模糊了眼睛。

獨自一人被黑暗侵襲,無依無靠。

不敢想象。

若自己清白被辱,傳出去後,外界會怎麼評價。

“我不活了!”

唐沐晗頭撞牆。

可身體傳來的乏力感,連撞牆的力氣都冇有。

連自殺都失敗。

她快要瘋了!

“父親,爺爺,每一個唐家族人…”

“我會以死謝罪,來生再見。”

唐沐晗閉上眼睛,眸中最後一絲光亮,融入黑暗之中。

“涵寶兒,你知道嗎,我就喜歡你掙紮的樣子。”

盧誌飛開始解褲腰帶。

啪!

有人一腳踹開門。

果斷,生猛。

青年緩緩走進。

他單手背後,一塵不染的氣息,和包廂紫醉金迷的氣氛格格不入。

“桌上這麼多菜不吃,真浪費。”

秦然看向昏迷的唐沐晗,皺眉道:“都說了盧誌飛不可信,還非要來,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

“你他媽誰啊,滾出去!”盧誌飛嗬斥道。

秦然淡淡道:“你就是盧誌飛吧,約人吃飯,在酒裡下藥,這種手段可不好。”

“我師父說過,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不要妄圖去強求自己得不到的。”

盧誌飛氣笑了,哪兒來的傻子,在這裡講道理,真是笑掉大牙。

“隻要老子想,想得到什麼不行!你算老幾,有本事懲罰我啊?”

秦然認真點頭:“師父也是這麼說的。”

言罷,他指尖彈針,一道銀色閃光鑽入盧誌飛的小腹。-